主页 > F城生活 >她要的不是爱情,是手术:《丹麦女孩》 >



她要的不是爱情,是手术:《丹麦女孩》

2020-07-02

她要的不是爱情,是手术:《丹麦女孩》 

  1930年的春天,丹麦画家埃那‧韦格纳决定要去死。他希望在春光灿烂的五月自杀,动手的日子大约就预定在那个月的第一天。

  但在最后日子到临之前,他还想碰碰运气。于是韦格纳去了德国,寻求内科医师马格努斯‧赫希菲尔德的协助。赫希菲尔德是一位犹太人,性学研究者,也是一位隐蔽不宣的同性恋。赫希菲尔德是当时的性学研究权威,在他的指导下韦格纳进行了第一阶段变性手术。但人们时至今日很少讨论赫希菲尔德,他的研究文献大多被纳粹烧个精光。

  韦格纳是世界上已知最早接受变性手术的人之一,但这只是文献有明确记载的部份。在韦格纳之前,1920年代就有一些医生对深感困扰的病患进行变性手术。就现在的观点,当时医学界甚至连性别贺尔蒙都没真的独立分离出来过,进行这样的手术未免太过大胆。但有时医生却没有选择,因为即便医生不做,病患也会自己动手切掉他们讨厌的身体部位。

她要的不是爱情,是手术:《丹麦女孩》

  度过了20年打扮成女人的生活之后,韦格纳不得不认为,只有真正改变生理性别才是唯一的出路。儘管小时候常因为阴柔遭到欺负,韦格纳成年后的生活并不真的太糟。他与同为艺术家的妻子吉尔达结婚,吉尔达并不反对(甚至应该说是鼓励)韦格纳打扮成女性与她一起出入公共场合,对外伪装成韦格纳的姊妹,自称莉莉‧艾伯。

  但光是如此,还是远远不够。

她要的不是爱情,是手术:《丹麦女孩》 

  韦格纳身后留下的回忆录,被友人整理成自传出版。他提及自己如何期望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──有子宫,有卵巢,可以生儿育女的那种。这样的痛苦,赫希菲尔德再明白不过了。从19世纪90年代,赫希菲尔德就开始研究同性恋与渴望转换性别的议题。他相信,同性恋是一种生物学上的现象,而不是一种道德上的选择。而两件重要的事件,更加强化了赫希菲尔德非研究性学不可的决心。其一,是王尔德的受审。1895年爱尔兰作家王尔德因为与情人之间合意的同性恋性行为遭到起诉,这造成欧洲知识分子的震撼。其二,是赫希菲尔德诊疗的一位病人,在走入异性恋婚姻前一天举枪自杀,留下遗书:「请教育这个世界…叫像我这样的人结婚是不对的。」

她要的不是爱情,是手术:《丹麦女孩》

  赫希菲尔德于是进行了大量的访谈与研究,他与同性恋男子、想变性的人、只是喜欢变装的人等各种各样的性少数讨论内心,也组成了一些互助团体,让这些还不为社会接纳理解的人们有个归属的地方。他在做的事情其实很危险,1921年赫希菲尔德在慕尼黑公开演讲之后,走在路上差点被打死。因为实在被打得太惨了,记者见状直接报导「赫希菲尔德伤重死亡」,导致他隔天起床在报纸上读到自己的讣闻。

  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,许多朋友劝他收手逃到国外。他不只是性少数的代言人,还是个犹太人。但赫希菲尔德还是坚持留在德国,直到1933年他的研究所被纳粹砸毁、图书文物被烧光,他才辗转经由瑞士逃往巴黎。赫希菲尔德从没机会重建自己的研究所,因为1935年他就死于心脏病。

她要的不是爱情,是手术:《丹麦女孩》

  而关于我们镁光灯的焦点,小说、电影歌颂的勇敢主人公莉莉‧艾伯──也就是本来决定要去死的忧郁青年埃那‧韦格纳,他选择接受全面的变性手术,第一步就是切除睪丸,这次手术是在赫希菲尔德指导下进行的。韦格纳这时终于向政府呈交变更身分与婚姻无效的文件,他在政府眼中也变成了莉莉。

  莉莉还想要更多,她又进行了四次变性手术,最后一次夺去了她的生命。医师将26岁妇女的子宫移植到莉莉体内,先不管移植子宫到底有没有用,当时医学界甚至根本还没发明抗排斥药物。严重的器官排斥反应令莉莉不得不再度移除这副她渴望已久的子宫。1931年,莉莉因心脏衰竭过世,享年48岁。

  莉莉曾经告诉她当时的爱人,一位在传记中化名为「克劳德」的男性,等到系列手术成功她就愿意接受他的求婚,两人结为连理。但莉莉的愿望始终没有成功,以当时的医学技术,她永远不会变成自己心目中「最完整的女人」。我们回头来看,不禁叹息「性」(Sex)的理想化身体意象是如何的束缚了莉莉\韦格纳,让她永远追求一个其实达不到的理想型态。也不禁让我们思考,要多女人才算女人?要多男人才算男人?

电影资讯
《丹麦女孩》(The Danish Girl)-Tom Hooper,2016

书籍资讯
书名:《丹麦女孩》The Danish Girl
作者:大卫‧埃博雪夫(David Ebershoff)
出版:麦田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小编推荐
申博太阳城_申博正网sun|百姓在线了解民生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加坡金沙bbin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鼎盛贵宾会3535下载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