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T省生活 >放胆文章拚命酒,好汉剖腹来相见 >



放胆文章拚命酒,好汉剖腹来相见

2020-07-12

人人称「崭」(好)的台语饮酒歌──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于1949年的今天(4月18日)「台北文化研究社」第二次音乐会上首度公演,地点在台北中山堂,这首歌曲係由吕泉生作词、作曲,在这场音乐会上,他本人独唱,由张彩湘伴奏。……

识歌,犹不识人

歌不是仅因唱而存在,有时必要去读它;读其时代背景、读其社会意义,如此这首歌的生命力才会更强。

放胆文章拚命酒,好汉剖腹来相见吕泉生/

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,如果仅去唱它、听它,感觉上它是〈烧酒歌〉而已,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首上好的台语饮酒歌罢了;惟有去读它、了解它后,始可知道是史诗!

对酒当歌,以酒入歌,古今中外有不少名曲,古曲不谈,近代西洋最着名酒歌,应数米高梅电影公司出品的一部音乐影片《学生王子》的其中一首插曲了。此片由爱德门潘登和安白兰主演,幕后男声代唱人是马黑奥兰莎,这位有「歌王卡罗素第二」之称的男高音,他那亮亢、明亮、磁性的歌声,令人有绕樑三月的感觉;尤其那一场王子和学生狂饮啤酒,举杯高歌:「Drink! Drink!Drink!」的豪迈、狙犷、爽快歌声,响彻云霄,看过这部电影的人,必然「听」得醉醺醺了。

我迷醉于马裏奥兰莎的酒歌时,还不知有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之作,一直以台湾闽南歌谣欠缺「没有酒色的饮者心声」作品为憾!

想不到后来我从教师合唱团所灌录的一张唱片,听到了这首令我叹为观止的好歌,当时的震撼力,可想而知,并且很快地学会了。

而后,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成了我所最爱哼唱的歌曲之一,很快地它也成为我的招牌歌曲,每逢同学会或公司举办聚餐、郊游,在家宅饭店或穿山越野的游览车内,同学或同事总记得要我献丑这一首豁达、豪情的曲子。

因王诗琅结识吕泉生的经过

然而,「唱其歌,不知其人可乎?」能够看到笔名「田舍翁」的吕泉生,是那时常常想着的愿望。

由于当时迷于採风撷俗,探寻台湾历史的秘辛,常常会去万华的一条有着辛辣尿味的陋巷,向住在那里的日据时代台湾新文学作家王诗琅老先生请益。

「视茫茫,髮苍苍,齿牙动摇」加上行动不便的王前辈,对我是知无不言,言必难尽。有一回,我提及了日本时代的《台湾文学》杂誌,曾刊载〈丢丢铜仔〉和〈六月田水〉这两首民谣,採谱者吕玲朗,却不知何许人?能否连繫到?说或许问吕泉生就可以知道吕玲琅这个人,当时王前辈即告知吕泉生住家的长春路住址。

我迫不及待地按址寄了封信给吕教授,想不到他很快覆信并约我到淡水河畔归绥街303巷9号,荣星儿童合唱团的辜宅(盐馆)。第一次和吕泉生教授见面就谈了四、五个钟头,也解开了吕玲琅就是他在日本时代的笔名之谜,我忘却了他是位严肃的长者,就如同朋友间的闲话家常一样。

以后,我经常去长春路六福客栈侧对面的一条小巷内吕教授住宅登门请益,获得了不少台湾新音乐的不少珍贵史料。

吕教授所住的是二层楼透天厝,坪数极小,隔壁是地下工厂,每天传布噪音,一位音乐家的居住环境,竟然如此;也因此跟他谈话时,经常有砰砰的撞击声伴奏着,相当烦人。

不久,吕教授搬到了天母,我还是不定期的去拜访他,由于我央定要为他「立传」,因为进行口述资料的关係,和他见面更勤。

放胆文章拚命酒,好汉剖腹来相见

有一天,他主动地跟我谈起了二二八,当时这个事件是一项历史禁忌,谈不得它的。

战时,台北放送局(现在中国广播公司前身),地址即今「台北市二二八纪念馆」,找吕泉生去电台做编曲、指挥合唱等工作;终战后,日本人走了,吕泉生为挣一口饭吃,继续留在电台服务。当时电台由国民政府接收而隶属南京广播事业管理处,改称「台湾广播电台」,同仁都领「中央」的薪水,由于内战的关係,中央拨付来台给电台的经费经常延迟,因此薪水都要欠上好几个月,每天的日子都过得苦哈哈的。

1947年,二二八事件发生,群众占据了电台,呼吁台湾人民起来反抗陈仪腐败政权,并要求台长林忠重新安排人事,而且重要职位都需换台湾人做;广播主任本来是「半山」的翁炳荣,竟要担任演艺股股长的吕泉生接替,当时他表示不能接受,因为自己不仅不懂行政业务,唸日本书的他公文也写不来,「国语」也说得拗口,要他升官等于是叫他辞职走路,因此坚不接受。

而后,「二二八」由省籍冲突变成了不幸的杀戮事件,造成无数的伤亡,事件过后,电台那些才「荣任」一个多月的台湾籍主管,都被一一点名下狱,关了三个月,罪名不详,然后要他们辞职,而当初不愿当广播主任的吕泉生,总算「安身保命」。

日后的时局,大陆局势逐渐逆转,台湾也难得安宁,大陆来台的官军民人数也逐渐增多(……略)。有些大陆来台人士很喜欢和台湾人牵亲(攀亲),如果是同姓的话,他们便会认为是宗亲关係,有的还会主动要求在神主牌(祖宗神位)前,燃香祭祖;然而由于语言交流,未能尽意,难免发生许多不愉快的纠纷,「二二八」的阴影犹存,因此有时大家只会打招呼,不敢说真话。

吕泉生认为狭隘偏执的省籍观点,容易造成隔阂,是团结的阻碍,不打破此「地域的沙文主义」,是无法携手合作的。大家在这飘零的岛屿,患难与共,如不同心协力建设台湾,后果堪忧;于是兴起创作一首促使大家放弃畛域之见歌曲的意念。

当时,吕泉生在电台接触到了一首大陆的名曲,是由刘半农作词、赵元任作曲的:〈茶花女中饮酒歌〉,豁达、乐观、逸兴湍飞的词曲,不仅令他感动不已,也给他不少的感触。

「台湾歌曲」一向是婉约的、含蓄的、悲慼的、欲语还休的,于是他决心写一首朗爽的、明快的。欢愉的、一语道尽能和〈茶花女中饮酒歌〉相捋的「台语饮酒歌」,以敦睦情谊为出发点,表达出「肝胆相照」的意思。

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终于在吕泉生严肃的立意下完成;发表时,歌曲他具本名,作词因部分词彙,曾商请电台一位厦门籍同事给予意见,因此后来以「田舍翁」或「居然」笔名发表。

「杯底不可饲金鱼」原本是流传台湾的都市俚语,就是「乾杯」的意思,劝人一饮而尽,不能留着「残酒」饲金鱼,虽是享受的豪兴,但有可感的创作心境在内:

吕泉生在歌中写下「朋友弟兄无议论」、「好汉剖腹来相见」此等含有「放胆文章拚命酒」之意的隽永佳词,自信必能和〈茶花女中饮酒歌〉中的「天公造酒又造爱」一样,受人激赏。

旋律一开始,就由「饮啦!」这句「劝君一杯酒」的招呼声,来带动热闹的气氛,大家端杯朗朗爽爽的对饮,水乳交融,吐尽心中话语,到「拚一步」时,大家已呈酒酣耳热的现象了,然后进入第一回「过门」,接着唱出123 62 161(朋友弟兄无议论)这种平常谈话的口语音调,显得感情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继而导进第二回的「过门」,一阵朗爽轩渠大笑,充分表达出逸兴豪情,以似乎喝得恍若不能自持的样子唱道:「醉落去!」……,接着用轻快的节奏收场,醰醰有味的声韵,令人有「酒逢知己千杯少」的感怀。

首次公演,吕泉生独唱

令人有「浩然一曲酒千锺,男儿行处是,未要论穷通」气概的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,首次公演经过是如此的。

光复后,几位留日台籍音乐家筹组台北文化研究社,平时交换心得,并约定每年举办一次音乐发表会。

第一次音乐会是在举行,参加人员有张福兴、张彩湘、蔡江霖、柳丽峰、周逊宽、林善德、廖素娟、徐展坤;第二次则有林秋锦、陈暖玉、黄演馨、吕泉生、甘长波、林森池、柳丽峰、周逊宽、高慈美、陈信贞、高锦花、张彩湘参加。

第二次音乐会筹划期间,大家正为着演出曲目费心,张彩湘为了节目的安排,到了吕泉生杭州南路宿舍,想和他商量;进了门就看见钢琴架上有一张吕泉生前一天晚上才完成的创作曲,他好奇地坐了下来试弹,连声叫「崭(好)!」有说:「这次的音乐会正好可以派上用场。」

张彩湘是钢琴家,台湾师範学院音乐专修科教授,「台湾新音乐之父」张福兴的公子;据说张彩湘嗜好杯中物,难怪这首饮酒歌正合他的口味,他还建议吕泉生再找一首歌剧的咏唱调来搭配,于是吕泉生选择雷翁卡巴罗作品歌剧「小丑」的序歌,张彩湘很满意说:「先唱小丑的序歌,再唱这首闽南语的饮酒歌,前后呼应,必定能够讨好听众。」

不料,台北文化研究社的女士们知道节目中安排了这一首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,群起反对,女高音林秋锦认为这种「烧酒歌」难为社会一般人士所接受,怎幺可以上音乐会呢?连一向反对儿子张彩湘饮酒的张福兴也不表赞同;惹得吕泉生赌气着要退出这场音乐会,还好,大家在最后的关键,还是同意吕泉生唱自己的作品。

,「台北文化研究社主办的第二次音乐发表会,在台北市中山堂举行,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首次公开发表,吕泉生以男次高音担任独唱,精采的演出,博得了听众热烈掌声和「再来一个」的安可呼声!

传唱海内外

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发表后,获得不少回响,许多爱乐人士纷纷写信向吕泉生索取乐谱,而且歌声不久也飘扬到东瀛,有一位研习齿科台籍留学生,在音乐会上安排独唱了这首曲子,获得了满堂彩,这是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首次在国外的演出。

吕泉生的声乐及门弟子林宽,曾在义大利罗马国际学友会主办的「中国之夜」中,演唱老师创作的这首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,赢得了歌剧之乡义大利人士的喝采,米兰卡拉歌剧院、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男中音保罗‧西尔贝裏(Paolo Silveri)对此曲更激赏不已,曾当面向林宽表示有意翻译成义大利文。正如1945年吕泉生的代表宝岛父母心声的〈摇婴仔歌〉,被日本NHK选为世界级的摇篮曲一样,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也堪称国际水準的「饮酒歌」。

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成了国内声乐家喜爱的曲目,李安和及声乐家张清郎、吴文修等人,都曾在他们的音乐会上安排这首曲子。1980年,旅欧的姜成涛也在为儿童教育基金会筹募基金义演会,以向他台籍太太学来的山东腔台语,演唱此曲,赢得如雷掌声;陈荣贵更以演唱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荣获1984年金鼎奖。

节德知酒,真率性情

遗憾的是,1980年春节前,因为台湾公卖局酒类一时修配厂失调,又发生了谋财害命的假酒案,社会新闻宣腾一时,于是有人振臂一呼,发起「不乾杯运动」,高嚷得好不热闹。

当时,学者、专家、从政人员甚至举行各式各样演讲会、座谈会,纷纷陈述高见,将讨论的角度,扩大及「从饮酒行为看社会变迁,文化意义」的座标上,顿时不乾杯运动成了动人口号,影响所及,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这首歌曲,成了大家争相揶揄的对象,几次电视的演出都出现了歌星装疯卖傻的唱它,彷彿贬损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,就是响应不乾杯运动,如此想博人一笑的闹剧,对创作者吕泉生教授来讲,是非常失礼的。(……下略)

吕泉生本身是位节德而知酒的人,对于这位一生献身于台湾乐教的彬彬君子,我们岂能因为他写了「饮酒歌」,就认为是鼓励大家狂饮、滥饮呢?何况吕泉生一向主张喝酒要适量,同他对饮,他必问及:「能饮一杯无?」当然啦,对于滴酒不沾的人,他决不劝人强饮;以「饮淡薄」(随意喝一点)来向他表示敬意,他也必欣然接受。

和吕泉生教授相知十余年,一起吃饭也有好几回,但是共饮的机会,却仅有一次,因之无从观察他的酒量,倒是和他共年(同年)的王昶雄,他的酒兴、酒品,我却知之甚详;吕泉生和王昶雄合写的〈阮若打开心内的门窗〉并不是缘之于酒会,此于大家所共知。

后来,吕泉生旅居美国,常以欲完成一齣综合福佬、客家、原住民等语言的音乐剧──《六月斑鸠欲回巢》为念,只可惜至过世为止始终未能如愿。

吕泉生在世时,曾从加州寄了一卷录音带给我,竟然是他自己演唱的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,信中还说:「这首歌是我五十六岁时,拔牙前所灌录的,由太太钢琴伴奏。」弥足珍贵的礼物,令我感动万分。

吕泉生曾说:「爱不限于男女之爱,邻居爱、朋友爱、民族爱…爱要感情能沟通才能存在。」这句话,便是他写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的精神。有「爱」存在的一天,〈杯底不可饲金鱼〉必绕樑不绝。

◎本文整理自《台湾纪事》、《吕泉生的音乐世界》、庄永明未刊稿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小编推荐
申博太阳城_申博正网sun|百姓在线了解民生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美狮贵宾会官方网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众发平台登录